一颗柠檬茶

柠檬茶,一条努力复健文力老咸鱼,不定时掉落难吃的粮。
同人及原创文章请勿转载。
贴吧好久不上,联系可通过lof或QQ。
BGBLGL皆可。

【小花仙】MaineCoon|无题|安娜|

柳爷的科幻现实设定下的安德鲁X露娜小片段,已获得授权。

三年未写文的老咸鱼的文力复健,非常粗糙短小难吃,慎入。


(一)

他在发抖。

既不是因为寒冷,也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疼痛。

与普通少年成长阶段中不定时发作的因骨骼生长产生的钝痛相比,安德鲁的疼痛来的更加频繁和迅猛。

被强行设定为三年内成长到二十岁水平,尽管现在的安德鲁已是十五岁的身体,生长速度相较以前已是大大减缓,但与在研究所时候相比更加难熬——研究所的人员会给他打定量的止痛剂。

可这里没有止痛剂,他只能硬生生的忍耐。

其实自前几天病好开始,他的身体就时不时疼痛,但是没有一次到现在的地步,也没有一次被露娜发现过。

露娜很忙,他也不想打扰她。

(二)

冷汗把后背浸湿又蒸发,这样的循环重复不知多少遍。

早在第一个循环的时候他就把冷气关了,以防止寒冷加剧痛感。

但是还是冷,冷到骨子里,肌肉骨头都在打战。不知道是这寒冷还是其他原因引起的,肚子也开始阵阵抽痛。更要命的是,骨骼在拼命地伸长,好像下一秒全身的骨头就会从肌肉里突出来一样,直戳的他生疼。

即便这样,安德鲁也没发出一点呼痛声。

因为已经痛的连叫喊都做不到了。

随着时间流逝,换气声越发粗重,换气的间隔也越来越长,他的意识也越发模糊。

昏昏沉沉的时候,安德鲁听见挂钟敲了敲,他迷迷糊糊的数出敲了五下。

精神完成从霎时的紧张到舒缓的转换。露娜今天是六点回来,只要在六点前收拾好狼狈的自己就能继续瞒着······

但措手不及的事发生了:门锁轻轻一响,然后是门被“吱呀”推开的声音。

他下意识的伸手要拿身上紧紧裹着的毛毯把脸擦干,但是露娜已经进来了:“安德鲁,抱歉回来这么晚,我给你买了蛋糕·······哎?这是怎么回事?”

她把手里蛋糕盒子放在玄关的鞋柜上,踩着来不及脱的高跟鞋蹬蹬蹬冲过来——中途还被地上的垫子跘了个趔趄,借着惯性跪在地上,伸手去摸他的额头。

“没发烧,这是怎么回事?”露娜摸了一手冷汗,仔细打量整个人像是在水里滚了一趟的安德鲁,然后口中溢出错愕的吸气声:

“你长得好快·······”

安德鲁忽略了一个事实:他的身高一直在增加,五官也从稚嫩慢慢转的成熟。

“总之,先到床上去······”露娜三下两下脱掉高跟鞋,膝行几步,但安德鲁向她微微摇了摇头,然后直直地倒在地上。

他的意识消失前最后听到的是一声长叹:“这孩子,有事就要赶紧说啊·······”

end

备注:文中没有写出来,其实安德鲁迷迷糊糊的时候少数了两下钟声。

实际上是之前柳爷的点梗“想看因为生长的疼痛痛到不出来的安德鲁”,之前的一版因为太烂未发出,这版是重置。

这个很有道理的答案我实在是笑得不行了……
答案好可爱啊云歌也好可爱啊!

对于一条高三咸鱼真的是肾和肝的极限……
喜欢00的阿维,真绫太太是女神,没想到蛋池和掉落是同一时间,于是献上肾和肝……
唉,夫妻党痛并快乐着,铃绫的角色们我都很喜欢啊。
有了这俩,幸福,满足,原地起飞。
婚维没突破,因为他不爱我……我捞了整整一年啊😂
少爷是老咸鱼两年以来唯一的双满破卡,周年维也是我的极限……我原本的计划是一张周年维就好。
捂着肝和肾去写作业。

最后一天。
阿官发糖啦——

吃我安利!偶然在b站上看到的,安利亲友后成功让其中一个燃起了码全学院组同人志的信心。

【梦一百X暖暖环游世界】公主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早知道我就不应该去扔色子……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拒绝吃药,跪求轻拍!

王子们都知道,公主在不是公主前一直在陪着暖暖环游世界,给她赚钱买衣服啊,当会计啊……简直就像暖暖亲妈,然而这个妈也确实很宠女儿。
作为报答,公主和暖暖有着相同的衣橱。
公主和暖暖一行人相处一年后成为了公主,开始带着王子拯救世界(x)。
因为暖暖和梦世界活动档期有不重叠的时候,所以公主经常把暖暖优优布朗大喵带到梦世界来,省的两头跑。
一来二去两拨人就熟了,倒也相安无事。
因为王子们被公主威胁过“敢撩我女儿就让你穿女装。”
暖暖衣橱有个功能,主人可以把衣橱里的衣服穿在他人身上,也就是说,公主在手机上戳戳点点甚至心里想着要穿的衣服就可以让王子穿上合身的女装(服装可随试穿者身材变化尺寸),这个技能被称为一键换装。
顺便说一句,第一个作死的是尼德佩斯,作为回应公主直接给他穿了女仆装,还是在那天王子们都在的时候。
“下一个作死的就是兔女郎了,再下一个是比基尼。”公主当时这么说。
家里的儿子们终于不撩自家女儿了,女儿控的公主松了口气。然而令她措手不及的事在后面。
情人节早上,鱼哥抱着优优找到正在埋头赶作业的公主:“我要和她结婚。”
“啊原来你喜欢御姐啊。”单身汪公主抬头,被鱼哥的公主抱闪瞎了眼。
啊啊啊啊啊我站优暖啊……腐女公主在心里呐喊。
“她愿意就行。”然而她还是比较宠儿子们的,虽然没有像宠暖暖那样。
“估计如果是暖暖的话你会炸的吧?”优优槽她。
“谁有这个胆呢?”公主奋笔疾书,“谁想穿兔女郎比基尼呢?”
中午,阿波罗和布朗一起来找她。
“本王要娶布朗。”
“你不想想布朗感受吗!”卧槽我吃雪大和菠萝啊!怎么在另一个世界卡米亚和ONND自己凑起来了啊!
“他同意了。”
“布朗你抛弃大喵了吗!”我还吃朗喵啊!
布朗沉默了一会:“优优已经把大喵的拥有权给我了。”
“喵?”来自一脸懵逼的大喵,“我就知道优优不靠谱!”
“可是公主,”纳比微笑,“我也很喜欢大喵呢。”
“卧槽你们够了!这错综复杂的关系!”公主捂脸,“如果暖暖也来的话我可以不活了……”
但是该来的还是会来的,公主殿下。
晚上,公主一脸冷漠的看着阿维和暖暖走进来,冷汗顺着背脊流下:
“怎么了?”
暖暖看向阿维,后者的耳根红了。
“我……我想娶暖暖为妻!”
“阿维你原来喜欢这种天然呆的可爱女孩子嘛……不不不不不!卧槽!”公主由于太紧张脱线了,然后反应过来,整个人都凝固在原地。
阿维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静静的等着她的一键换装。
良久他等到这样一句话:
“这种自家的白菜被自家的猪拱了吃掉的感觉……”
然后是公主倒在地上的声音。

注:布朗声优是卡米亚。

【学院组】花仙学人类的知识有什么用?

花仙学人类的知识有什么用?这是花蕾亚的许多花仙都疑惑的问题。

然而这个问题对于赛缪尔来说很简单。

用来隐晦的吐槽安格斯。

比如?

露莎:“赛缪尔,托你的福,我的搭配比赛有很多花仙关注。”

(注:露莎请了赛缪尔为自己的比赛拉人气。)

赛缪尔:“You deserve it.您为比赛付出这么多,本应得到相应的回报。”

安格斯(凑过来):“呐小赛赛,我的画又得一等奖了呢!你也表扬我一下嘛!怎么能只祝贺露莎酱呢!”

赛缪尔(头一扭):“You deserve it.”

You deserve it:你值得/你活该。

半学期没写同人了文风变得怪怪的。

【★主题月】夏日祭典|昙花一梦(上)

花同吧主题月活动。
大量未改版前冷BGCP出动!
拉贝尔的夏日祭典一向欢乐,今年也不例外。 但这次与往年有些小小的不同——允许黑翼族参加,只要不捣乱。
于是今年更是前所未有的欢脱。
仙藤树上挂着一个个智慧金苹果,只有答对它们身上的谜题才能把它们采下带回家;
美丽湖成了水上乐园,划船,漂流,互相泼水,偶尔有几个旱鸭子摔到水里惊起一片大笑;
仙蘑菇地,绿灌木丛,奇异果园与甜果林里各色摊位乱了人眼,小吃摊上章鱼烧和苹果糖散发诱人香气;
好客的勇气国城堡敞开大门,欢迎来往花仙们品尝美食;
仙境花园里一对对情侣争着放花灯,祈求自己的感情天长地久。
这样的气氛也吸引了各种生物。
盖恩看着在城堡大厅里胡吃海喝了一上午以至于吓退好多花仙的米奇兄弟,很认真的考虑要不要也把它们给炖了;
包子青蛙已经在仙藤树耗了一小时,却只能对着金苹果干瞪眼;
薇儿的摊位里窜进了几只循香而来的胖滴兔。 整个祭典可以用“人山人海,人头攒动,人流如潮”来形容。

爱芙的小手工摊子前挤满了花仙,但大多数却不是为那些可爱的小花篮而来。
“左撇子泥垢!要打情骂俏也别在我这打扰我生意!”爱芙对着面前被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花仙簇拥着的佐伊怒吼。
这声怒吼把隔壁买小饰品的妮可吓得灵力暴走,差点把手中的紫水晶水滴耳坠炸碎。
“爷们儿芙,你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佐伊桃花眼一挑,冲爱芙抛了个媚眼,引起一片此起彼伏的尖叫。
“去死吧你。”嘴上这么说,爱芙眼神却在佐伊身上停滞了几秒。
蓝灰格子衬衫,最上面的几颗纽扣没扣,从敞开的领口中可窥见雪白的皮肤,修身黑色牛仔裤衬出他挺拔的身姿。
感觉心漏跳了半拍。
偶尔这家伙也是挺帅的嘛。爱芙眯着眼想。
但是佐伊下一句话再度把她对他的认知拉回“皮相好的花心萝卜”:“哟,爷们儿芙,看的这么出神,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我的魅力是有多大,连女汉子也为我疯狂,我真是红颜祸水啊哈哈哈哈哈……”
“尤里,帮我看一下摊子。”佐伊又犯毛病的同时,爱芙朝妮可身边的尤里撂下一句话就冲了出去。

斯尔克正与露卡丝坐在绿灌木丛一块草地上喝下午茶,身边围绕着叽叽喳喳的小花宝。
“嘿——!你别跑!” 爱芙抓着一把皮尺追着惊慌失措的佐伊在不远处掠过。
两人淡定的吹开茶表面的浮沫。
“年轻就是好啊。”斯尔克放下白瓷茶杯,向后伸了个懒腰,顺势倒在露卡丝身上。
“是啊。”露卡丝一愣,眼神柔和。
“这是您的零钱,欢迎下次惠顾。”美丽湖西的手绢摊上,南茜正递给客人仙豆,却发现后者面色泛红一动不动。
不容她细想,一只苍白修长的手越过她的左肩,握住南茜的左腕。
“好久不见了,我的小鸟。” 塔巴斯在她左耳边用磁性的嗓音说,吹出的气弄得她痒痒的。
南茜刚一偏头,就看见他那明显不怀好意的笑容,一如梦中的他。
塔巴斯轻轻一拉,南茜就转了个身面对着他。
不,几乎是在他的怀里。
心跳加速,肾上腺素分泌,大脑死机,面色通红,眼中漾出他的影子。
“一脸偷腥的小猫咪被主人抓到的模样嘛。”塔巴斯的脸越来越近……
“嗨——!左撇子给我停下!”一声怒喝,接着快亲上去的两人硬生生被尖叫着“对不起!”的佐伊撞开!
南茜因此恢复了神智,羞得转身边跑。
“爱芙揍死他!打死算我的!”塔巴斯边追南茜边吼。
小兔崽子敢打扰我泡妞,活腻了吧你!
南茜不远处的衣架旁,露莎正在专心的挑衣服。 但是……
“让开啊各位!”佐伊的尖叫划破天际。
又惹爱芙了么。
露莎头也不回,继续拿着衣服在自己身上比划。 这件抹胸裙虽然暴露了一点,但还是挺好看的,他会不会喜欢呢?
正这么想着,那个他就来到了她的身边——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
“啊!” 西蒙被从身后冲来的佐伊撞飞,重重砸在衣架上!
“哗啦!”衣架倒地。
“啊!”

“那个……对……对不起,露莎仙女。”西蒙强忍着腰部的疼痛从一堆衣服里把露莎扒出来,“您没事吧?”
“没事。”露莎露出一个安慰性的笑容站起来,“西蒙王子,刚刚被撞时您为什么不用魔法呢?”以他的能力,阻止佐伊不在话下。
“呃,呵呵呵呵呵。”西蒙不好意思的摸头干笑。 真实情况是他偷看她入了神,所以才被佐伊偷袭成功。
露莎看着他微笑的脸,不觉呆了一呆。
“露莎仙女,露莎仙女?”西蒙见她有些出神,小声唤她。
“啊啊,西蒙王子,您有什么事吗?”露莎一惊,抬头对上他略惊慌的眸。
西蒙难为情的低下头,手绞着特意定制的海蓝色礼服上的白色流苏,半天才嗫嚅道:“请……请问……您……能与我……参加夏日祭吗?”
"噗!“露莎忍不住笑了出来,"我们现在难道不是在一起参加夏日祭吗,西蒙王子?”
"另外,您能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请求么?"她美眸中漾着期待的波纹。 "啊······请讲。"
“今天一整天,我们可以不用敬称互相称呼么?"
因为感知到了什么,所以大胆的提出这个"不合理”的,此生唯一一次的逾矩请求。
只有这一次,就算母亲怎么怪罪,还是不后悔这么做。
如果可以的话,她愿意舍弃这高贵身份,像普通花仙一样与他交谈。
不用在乎那些绯闻,只为实现自己的愿望。
反正今天班森也不会工作吧?
"当然可以。“西蒙脸上是喜悦的红晕。
露莎主动挽起了西蒙的手臂,带着一丝狡黠的笑容:”既然是你先邀请我的,那么今天一整天都要听我的哦!"
“啊,啊。"
"走吧,我们去捞金鱼!”
根本不知道怎么讨女生欢心的西蒙就这样呆呆的被露莎拖走。

看着身边的金发少女正在专心的用抄子戏水,西蒙眼神柔和起来。
阳光照在她身上闪闪发光,就像笼罩圣光的天使。
他扭头四望,瞟到了瀑布上一个黑色的身影。
黑发黑眸,十分熟悉的冷厉气场,是谁呢?
扑到脸上的一朵水花打断了他的思绪。
"啊,是库库鲁和芬妮。"露莎微笑着和他们打招呼。
两个孩子穿着泳装坐着紫色的充气船从他们面前漂过。
"露莎仙女!你也应该和西蒙王子来漂流的!可凉快了!“库库鲁大笑着说,末了还对西蒙眨眨眼。
西蒙看着泳装,脸上的红色透过皮肤很清晰的出现。
"好啊好啊,我一会儿就去。"露莎看来是遗忘了漂流要穿泳装这件事。
但小船已经远了,依稀可听见银铃般的笑声。 十五分钟后。
"西蒙快来!我捞到一条大鱼!“已经露露化的露莎兴奋的喊他,额上的汗珠闪闪发亮。
"啊,哦。"正在专心致志看她全程没帮忙的西蒙愣了愣,正要顺手握住她手上的抄子柄,却失了准头握住了她的手。
两人的手触电般弹开抄子也从手中落下。
这么一来,抄子里的鱼也回到了水里。
不!它并没有回到水里!而是长尾一甩,跳到两人面前。
"人·····人鱼公主?'西蒙震惊的认出了她。
"太迟钝了哦,王子殿下。"她双手托腮向前凑了一凑,趴在两人中间,晃着鱼尾,笑容灿烂。
"啊,啊?“西蒙一脸"我不懂你在说什么"的表情。 人鱼叹了口气,正是因为这样你才还没有女朋友,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喜欢呆呆的你。
刚才就应该紧紧握住她的手,死都不要松开!
"听好,你这个神经大条王子。"人鱼紧盯他的眼:
”这一世的你虽然与上一世的你灵魂相同,有相似的地方,但有不同之处。你不是上一世的你,应该有自己的人生。
"忘掉我吧,我只是你前一世的孽缘。去追求你自己的幸福,现在还为我不值得。
"我所需要的东西你已经传达给我了,就是你对我的愧疚。
"以后我也不会来打扰你们。请放心。"
人鱼转向近乎石化的露莎。
"请给他他应有的幸福哦,我会祝福你们的。"她温柔的在露莎额上吻了一下。
一颗泪珠顺着人鱼的脸颊滑落,落在露莎锁骨上。
与此同时,她瞬间化为泡沫,就像安徒生童话里那条与她同样命运的小人鱼一般。
一阵风吹来,美丽易碎的泡沫随风而散,只留下露莎锁骨上的人鱼之泪折射光芒。
这次的泪水是纯正的喜悦,饱含她对他们的衷心祝福。
园艺店里,买买葵很生气。
赛拉你个见色忘友的东西!生意都不做只顾讨露露仙女欢心!
“露露仙女要喝茶吗?”
"露露仙女要吃饼干吗?“
"露露仙女······"
买买葵抹干眼泪摔门离开:
”我去找贝贝菇了!“
”那个·····买买葵它没事吧?“露露被吓到了,小心的问。
"没事我们别管它。"来自某个黑皮萝莉控。

食物十五题

先预祝自己中考放卫星。

不要吐槽乱哄哄的CP和不停变的文风!这是博爱党的痛!

(一)巧克力

赛缪尔为了打发走黏在他身边的安格斯,随便找女同学借了本漫画给他。

很快他就后悔了。

周五下午两人正在树下看书,安格斯身边放着一盒巧克力。

“安格斯,给我一块巧克力。”赛缪尔忽然觉得有点饿。

只见安格斯往嘴里塞了一颗巧克力,然后伸过头来……

于是第二天叶子报头条是安格斯强吻赛缪尔的照片。

赛缪尔表示:卧槽为什么我拿的那本漫画是《会长是女仆大人》啊!

这个巧克力接吻的梗出自会长是女仆的漫画,简直甜到爆。

我不会写接吻←重点

(二)柠檬茶

西蒙有一天兴致勃勃的和露莎说他想给她泡一杯柠檬茶。

露莎很期待来自家务无能星人西萌萌的大作。

只见西蒙泡了一杯红茶,然后取出一个洗净的黄澄澄的柠檬,后退了几步。

盖恩默默地把露莎往后拉了拉:“请小心。”

三,二,一——

“去吧柠檬君!”只见西蒙气沉丹田,大喝一声,以投篮的姿势抛出可怜的柠檬!

柠檬完美降落在红茶里。

露莎表示: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这是抹茶的脑洞,原因是我说85°C有卖一颗柠檬茶(一颗柠檬泡在红茶里,我的最爱),然后抹茶脑补出了一颗柠檬茶的泡法。

(三)抹茶·咖啡

安德鲁喜欢喝咖啡,露娜喜欢喝茶。他们都认为对方喜欢的饮料有害,于是两个人在一起时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

露娜:“总之你应该用紫灵叶代替……”(忽然看到桌上的咖啡)“喝茶,别喝咖啡。”把自己的杯子推过去。

“除非你先喝了我的咖啡。”

但是那两杯无辜的饮料都被你们喝过啊……

后来有一天,两人互相妥协了。

那天斯尔克爷爷看到两个家务废的杰作——一杯绿油油的咖啡。

其实是咖啡里加了抹茶。

(四)马卡龙

“小赛赛你在吃什么?”

“少女的酥/胸。”傲娇赛缪尔才不想告诉他呢。

“呜哇你竟然……”安格斯闪着泪汪汪的大眼睛。

“吃个马卡龙而已不要往惊悚小说那里去想!”班森怒吼。

(五)pocky

雪露去服装店玩,看见美衣组在吃pocky。

雪露:“南茜姐姐给我几根。”

南茜豪爽的把一盒都给了她,同时安抚艾玛:“我还有一盒。”说着起身,一头撞上来寻女儿归家的塔巴斯。

塔巴斯:“哟小鸟,在吃pocky啊,给我一根。”把脸凑过去准备去咬她嘴里的pocky。

南茜满面通红的往后退。

艾玛忽然“蹭”站起来,从口袋里掏出一盒针:“瞎子你再敢动我家南茜试试!你碰谁不好非要碰我唯一的姬友!我和你这个人生赢家没完!”

南茜:“对不起,艾玛喜欢pocky。”

围观的雪露:“更喜欢你对吧?”

(六)紫灵叶酒

“小时候你不让我喝酒,说长大了才能喝。”皇子摇着杯内琥珀色的液体。

“你那时还答应我说长大后会陪我。”

“可是现在我长大了,没有你陪我了。”

“好想和你小酌一杯啊,即使只是在梦中也好。”

日记本泛黄的书页上有水洇开,不知是酒还是泪。

(七)麻婆豆腐

“你好像一盘麻婆豆腐啊。”一次尤里和爱芙吃饭,忽然说。

爱芙泼了他一脸麻婆豆腐。

后来她走了,尤里一边吃麻婆豆腐一边哭。

班森问他:“你不是怕辣嘛。”

“她就像这麻婆豆腐,外表麻辣,内心柔软。我不会再怕辣了,因为只有我知道她柔软的内心。”

【说到麻婆豆腐我想到的是立华奏】

(八)金平糖

“赛拉哥哥,据说每一颗金平糖都是一颗被治愈的心呢。”那个可爱的少女这么对她说。

可是几年后,为什么就变成这么严肃的大人的呢?

“赛拉,注意仪容整洁。”

“不要和我讲这么幼稚的故事了,金平糖只是糖,不可能是治愈的心。”

我跟不上你的脚步了啊,你一天天长大,而我依然留在原地。

我只能拾起记忆中可爱天真的你的碎片,试图拼凑出一个我熟悉的,天真无邪的你。

【金平糖是被治愈的心出自《小鸠》】

(九)饭团

雅加只会做饭团,但她总是边做边哭,害得艾瑞斯以为她犯神经病了。

其实只是雅加想到以前普普拉一边教她做饭团一边说“学会这个你就可以自力更生啦”。

我还是以前那个只会粘着你的小妹妹啊,你难道没发觉我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吗?

(十)橘子

“安叔帮我剥下橘子。”水晶球顶着一个橘子。

“我不老。”安德鲁叹了口气,还是弯下腰拿起了橘子。

【原梗:夏目帮三三剥桔子】

(十一)驴打滚儿

小时候芬妮想吃驴打滚儿。

库库鲁:“拜托你了依莱文。”

然后他就被依莱文胖揍了一顿。

因为依莱文脾气倔,所以有一个绰号叫做驴。

琳奈儿:“驴来帮我晾一下衣服。”

依莱文乖乖的过去了。

(十二)蛋炒饭

作为一个既宅又腐的男花仙,班森只会做蛋炒饭和泡面。

有一回佐伊来他家蹭饭,吃到了他的蛋炒饭顿时惊为天人(饭)。

后来班森就有了一个会半夜唱歌扰民的室友。

(十三)菠萝蜜

安格斯喜欢吃菠萝蜜,但是这玩意儿有一个问题:吃完会口臭。于是他尽量不在赛缪尔面前吃。

不过有一天菠萝蜜惹了大祸。

排话剧的间隙,安格斯又情不自禁的啃起了菠萝蜜。忽然黛薇薇叫他:“到你了安格斯!”

安格斯忘记漱嘴就冲了过去。不巧那场是王子公主的对手戏……

目击者黛薇薇表示:“安格斯一张嘴,一团不明气体冒出来笼罩住了赛缪尔。花神在上,我隔了10米也能闻到那难闻的味道。”

被熏晕的赛缪尔醒来后一周没和安格斯说话。

(十四)橄榄

黛薇薇一边啃果子一边淌眼泪。

“怎么了导演?”赛缪尔好奇的问她。

“和白毛打赌输了被罚吃100颗橄榄……苦的惊天地泣鬼神啊这玩意儿!”黛薇薇觉得现在自己的眼泪也是苦的。

“我来帮你吃。”为了报复上一次的菠萝蜜,赛缪尔决定自虐一把。

两小时后,拍戏。

赛缪尔惊奇的发现安格斯扑上来的更频繁。

黛薇薇也惊奇的发现自己嘴里的苦味变甜了。

(安格斯:“今天小赛赛的嘴好甜哦。”)

(十五)汽水

库库鲁小时候很喜欢喝汽水。但汽水对牙有害,依莱文不让他喝。小孩子那会抵挡这样甜蜜的汽水诱惑啊,照喝不误。

有一天,依莱文叫来库库鲁,手里拿了一杯雪碧。

他从地上捡了块石头,小心放进汽水里。

不一会石头表面冒出大量气泡,然后慢慢消失了。

“石头的成分和你的牙相同,还想喝汽水吗?”

库库鲁当场吓哭,从此不敢碰汽水。

【安德鲁:依莱文把我的浓盐酸还我。】

接下来是一个额外的小段子。

I'm all yours.

白安吵架,起因是为大事听谁的。

吵到最后爱德文甩了一句“I'm all yours ”就走,只留安德鲁在原地脸红傻掉。

黛薇薇吐槽:“不是‘我全是你的’,而是‘我全听你的’的意思。”

【当初在同学的英语五三看到这句话时脑洞大开】

食物十五题 The end

我来解释一下为什么学院组全是甜段子——我的习惯是想到甜段子就给学院组。

By the way,我和猹(山茶)【@一朵山茶】抹茶【@一杯抹茶】是好茶坑王战队。

所以我们仨名字很像嘛。